鼠与人的健康

作者:zl001 来源:探索宇宙网编辑整理 2019-07-11 15:35:14

鼠与人的健康

  鼠与人的健康

  鼠类最大的危害莫过于传染疾病。鼠传病于人的途径,主要是通过鼠体上的会吸人血的蚤、蜱、恙螨、革螨等体外寄生虫传播;其次是病原体或体内寄生虫卵随鼠类搭汲物污染食物、土壤或水所致,在个别情况下,鼠类咬人可直接引起鼠咬热和外伤感染,以及鼠类历染带的病原体,由于剥制鼠皮通过直接接触造成人类感染。鼠类是多种自然疫源性疾病的储存宿主,朗使这些疾病在某些地区得以长期保存于自然界,当人类进入这些地区时,即有得病的可能。迄今巳查明由鼠类传播的疾病约有30多种,包括由病毒、细菌、立克次氏体、螺旋体和体内寄生虫所致的疾病。其中,最可恶的是鼠疫。

  鼠疫:是一种典型的鼠类疾病,是由鼠疫细菌所引起的烈性传染病,因其传染力强,死亡率高,一旦波及人间,住往蔓延传染,造成很大危害。鼠疫在世界上,早于纪元前第一世纪就有发生,之后曾有三次大流行。第一次发生于纪元六世纪,全世界死于鼠疫者将近一亿人。第二次发生于十四世纪,仅中国就死亡1300多万人,在东方(除中国外)死亡约2400万人,估计欧洲死亡2500万人,为当时人口的四分之一。第三次发生于十九世纪末和二十世纪初,波及32个国家。1896—1917年仅印度一地发病达U40万人,死亡9841395人。我国在隋朝即有记载, “恶核”一症显然是腺鼠疫的古称。宋朝时又称为大头疽、疙瘩瘟。仅清末一次大流行就死仁六、七万人。此外,早在数百年前,我国人民就从切身体验中,招家民的大量死亡看成是疽疫到来的先兆。乾隆年问,诗人师道南在他所写《民死行》中说: “东死鼠,西死鼠,人见死鼠如见虎。鼠死不几日,人死如历堵。昼死人莫问数,日色惨淡愁云护。三人行,未十步,忽死两人核截路。夜死人,不敢哭,魔鬼吐气好强绿。须灾风起灯忽无,人鬼尸棺暗同屋。乌啼不断,大泣时闻,人含鬼色,鬼夺入神。白日渔人多是鬼,黄昏遇鬼反疑人。人死满地人烟例,人骨渐被风吹老,田禾无人收,宫租向谁考……”虽有一定的唯心色彩,但确反映了当时鼠疫流行对我国人民的极大危害,民间鼠疫与人间鼠疫的关系。据目前所知,全世界约有186种鼠类能感染和传播鼠疫。帝国主义在侵略战争中曾多次使用过细菌战,妄想乞灵鼠疫苗来挽回非正义战争必然耍失败的命运,但是,这些反人民的例行逆施和卑劣手段,终究被粉碎而彻底破产。

  解放后,由于党中央和毛主席的正确领导,对人民健康的关怀重视,将鼠疫列为重点病,组织卫生防疫机构和发动群众大力开展灭鼠、灭蚤防治鼠疫工作,所以,在建国后不久就扫除了旧社会因鼠疫流行所造成的《鼠死行》中所描写的修象,有效的控制了人间鼠疫,是中国人民战胜这一可伯疾痛的巨大成就。但是,由于我国民疫流行历史长久,在鼠间仍有塞源存在;而且毗邻国家如缅甸、越南等,至今鼠疫还时有发生,传入我国的可能性也是大的;再者,帝国主义仍在扩军备战,研制细菌武器,一旦狗急跳墙使用细菌战的可能也不容忽视。所以,必须消灭老鼠,根除隐患。

鼠与人的健康

  钩端螺旋体病(简称钩体病):是由各种不同血清型别的致病性钩端螺旋体历引起的一种急性传染病。鼠类和猪是酉大主要传染温,我国南方及西南地区,以带菌民类为主;而沿诲及北方则以带菌猪为主。病原体随鼠、猪的尿排除,稻田、水德、沟渠等积水地往往被污染而成“疫水”,人经皮肤特别是破损皮肤接触疫水而受染。息钩体病的孕妇,亦可经胎盘使奥儿流产。钩体病几乎遍及世界各大洲,尤以热带、亚热带为著。我国以南方及西南地区流行较为严重。

  恙虫病:是由恙虫病立克次体引起的一种急性自然疫源性传染病。鼠类是主要传染源,以寄生于鼠类等动物的恙虫幼虫为媒介。因恙虫多生活于温度较高、湿度较大、鼠类较多的丛林边缘、草丛地带、河沏岸边及园边地角,人们活动到此,就有铰带病原体的恙虫幼虫叮咬受染的可能。本病多发生于亚洲太平洋地区,我国常见于沿海及西南地区。

  其它,如森林脑炎、流行性出血热、鼠咬热、蜱性回归热、土拉伦菌病、地方性斑诊伤寒、布晋氏菌病、流行性乙型脑炎、Q热、狂犬病、血吸虫病、肉毒中毒杆菌病、结核病、皮肤利什曼原虫病、旋毛虫病等等.都可能和鼠类有关。有统计资料证明,有史以来死于鼠传疾病的人数,远远超过历次战争死亡人数的总和。

  另外,老鼠不但传染疾病,而且还韶直接伤人。成年人被咬伤者较少,而婴儿被咬伤的例子则较多。校咬伤部位为面部及手等,甚至有被咬后至死的。

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如需转载请保留出处和链接!

下一篇 :返回列表

分享:

扫一扫在手机阅读、分享本文

ad